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金融监管层逼宫160对冲基金做空黄(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5 13:36:39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美国金融监管层逼宫 对冲基金做空黄

美国金融监管层逼宫 对冲基金做空黄 更新时间:2010-7-8 0:01:53 截至7月6日18点,美元指数为84.31,与6月7日年内高点88.71相比,跌去4.9%;COMEX黄金主力8月合约价则徘徊在1211.4美元/盎司,与6月21日1266.5美元/盎司的高点相比,跌去4.3%。

一个月不到,曾被视为避险投资宠儿的美元与黄金,正在被“遗弃”,且正发生在全球经济二次探底担忧情绪不断蔓延的情况下。谁在导演这“闹剧”?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6月30日美国众议院批准金融监管改革法案后,曾看涨美元与黄金的对冲基金,对待黄金与美元的态度正悄然转变。

对于同样被纳入6月30日批准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监管的对冲基金而言,去高杠杆化与应对潜在资金赎回,成燃眉之急。

“去高杠杆化”

7月2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最新报告显示,6月29日当周,基金的黄金卖空头寸达5月以来最高水平,空头合约总计5281手,前一周仅为3422手。一周内,基金在黄金的卖空合约创下至今年2月以来的最快涨速。同时,CFTC 数据显示,6月29日当周外汇投机客的美元净多头仓位骤降至约95亿美元,前一周还为122亿美元。

看空力量的增加,使得美元指数与黄金价格双双进入下跌通道。截至7月6日18点,美元指数达84.31,与6月7日年内高点88.71相比,下跌约4.9%,COMEX黄金主力8月合约则徘徊在1211.4美元/盎司,与6月21日1266.5美元/盎司高点相比,下跌约4.3%。

然而,有些看空力量“沽空”黄金与美元,却情非得已。

“即使考虑对全球经济二次探底有担忧,使得美元与黄金等避险投资品将可能上涨的因素,为了应对美国新的金融改革法案,部分高杠杆投资的对冲基金仍须尽快出手投资头寸。” 东证期货分析师陆兼勤分析称。

陆兼勤认为,对冲基金之所以选择抛售美元与黄金作为“去高杠杆化”投资的手段,原因是上述对冲基金须兼顾资产流动性及对自身投资组合收益的影响。美元有较高的流通性,今年以来黄金相对其他大宗商品独立上涨并创下历史新高,抛售这些资产不大会造成对冲基金其他投资组合净值表现产生“连锁反应”。

但对冲基金的“去高杠杆化” 投资,同样引发了相关融资货币套利交易的大规模终结。

巧合的是,6月29日当周,芝加哥交易所外汇投机客的日元多头仓位骤增至27427口,前一周却仅为3630口。据记者了解,去年起,包括索罗斯与保尔森基金在内的大型对冲基金公司拆入日元放大杠杆融资倍数,投资黄金与美元相关资产。如今,这些对冲基金“去高杠杆化” 投资引发日元的回流潮,正成为某些投资机构借机买涨日元的机会。

在中国对冲基金研究中心研究主管锐衍看来,对冲基金急于去高杠杆化投资,属未雨绸缪,提前了结投资头寸,有助于应对美国金融监管法案一旦实施,投资银行降低对冲基金杠杆融资倍数所引起的资金赎回。

锐衍分析称,今年一季度欧美投资银行给对冲基金的杠杆融资倍数约3-4倍,现在已降至2-3倍。“当然杠杆融资倍数下降,5月全球股市下挫及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风险厌恶情绪,也起到重要作用。”

应对潜在赎回

“去高杠杆化” 投资,只是对冲基金开始应对金融监管“考验”的开始,等待他们的,还有潜在的资金赎回潮。

尽管美国金融改革法案的“沃克尔规则”几经斗争与妥协,最终允许银行进行部分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投资,但银行向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的投资不能超过该基金资本的3%。

“当前美国对冲基金公司的出资人比例结构里,养老及保险基金占比为10-20%,家族资产管理者占比20-30%,FOF及各类资产管理公司占比30%,银行直接出资比例不超过20%。”锐衍告诉记者。

锐衍认为,这意味着,一旦金融监管改革法案实施,银行资金涉足颇深的某些对冲基金必须将套现部分基金资产,以应对银行资金赎回潮。尽管他们拥有足足7年时间“消化”,但对于动辄规模上百亿美元的银行背景系对冲基金而言,仍需应付逾20亿美元的赎回压力。

“对于上述对冲基金而言,银行自有资金的撤出,可能引发其他出资人的担忧,反而可能带来更大的赎回压力。”一位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以往银行选择向旗下管理的对冲基金出资,也是对其他出资人提供一种投资信心的保证”。

但记者发现,这种潜在的银行资金赎回压力,未必对上述具欧美大型银行背景的对冲基金们造成“新威胁”。

上述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欧美银行拥有相当多应对沃克尔规则监管要求的资本运作手法,目前欧美银行首先考虑的做法,是将旗下对冲基金出售给第三方” 。

7月2日,SkyBridge Capital宣布完成收购花旗另类投资公司旗下对冲基金业务。值得注意的是,曾在花旗负责上述对冲基金业务的Raymond Nolte将加盟SkyBridge担任管理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

“这意味着原花旗银行员工在新组建的对冲基金公司仍然拥有相当高的话语权,确保其他出资人对花旗作为基金出资人的持续信任,有助于花旗向SkyBridge Capital提供包括组合对冲基金、客户资产组合管理、对冲基金注资、对冲基金顾问服务时,替对方募集新的资金,置换成所需要撤离的银行资金,最大限度避免对冲基金部门的资金赎回压力。” 前述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负责人分析说。

据其透露,另一种资本运作方式则是合作参股。7月5日,劳埃德银行集团将Bank of Scotland Integrated Finance所持40%的私募股权投资准备转移至新建立的合资公司,科勒资本和Lloyds在新合资公司的持股分别为70%和30%,劳埃德银行集团将得到3.32亿英镑的现金。

Lloyds表示,这预计对其资产及利润账目不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但这种合作参股模式,不但有助于增强原对冲基金出资人的信心,还能协助欧美大型银行将旗下对冲基金部门的经营利润,转化成机构经纪业务收入进行‘兑现’??当前多数欧美大型银行投资银行部开展一种全新机构经纪服务,将杠杆融资与募资收费进行捆绑,通常投资银行替对冲基金募资的佣金费用基本在1%-2%,面向有些绩效出色的期货管理型对冲基金的募资佣金比例则高达5%,投资银行提供杠杆融资业务费用有时与对冲基金业绩回报‘直接挂钩’。”前述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负责人称。

碳纤维锚杆

手工承包

免费注会CPA问答

挂桶垃圾车价格

冷却塔怎么降噪

广州废旧电缆回收厂家

苏州发电机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