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都是照片惹的祸-(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0:34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石桥村,一个位于城郊的普通小村落。村里人勤劳善良,民风淳朴,谁也不曾想到,在这样一个纯良的小村落里竟会上演出一场人间悲剧!

清晨,一位肤色粗黑的农妇敲响了自家院内的一间屋门,她轻声呼唤道:“大牛,起床了,大牛!”她喊了好几声,屋内也没有传来任何应答声。此刻突然毫无缘由的有一丝不安突然浮上了她的心头,她心下一惊,慌忙推开了屋门……

“大牛,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很快,一声悲怮的哭声就从屋内传了出来。只见屋内的那张大床上,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身体僵硬地横卧在那里,手里还紧紧地握着一张信纸。在信纸的最上方,大大的“遗书”两字让人倍感触目惊心。

此时那个男子的面色已经晦暗不堪,气息全无。从他的眼,耳,口,鼻处流出的污血已经凝固了,血痕的色泽暗得近乎于黑色,这是中毒的典型症状。

家人们赶紧报了案,接警后的警察们火速赶到了现场,法医很快就确定了死者的死因是农药中毒。根据地上遗留的一个农药瓶以及死者手中的遗书和现场痕迹鉴定,警察们判定死者是自杀身亡。

但是好端端的,这个年轻人为何要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呢?死者手中的遗书并没有给出多少答案,因为那上面只是寥寥写着这样几句话:“爸,妈,我走了!请你们二老照顾好孩子,善待好张霞。我和她离婚并不关她的事,是有人从中捣鬼,我们是被人给害了……”字写到这里时笔迹已非常潦草模糊,想必那时死者身上的药力已经发作了……

通过调查,警察们得知死者叫王大牛,今年二十九岁,是石桥村一位普通的村民,五年前经媒人牵线与邻村一位美丽的女子张霞成了婚。一年后,一个可爱的男婴诞生了,为这个家庭增添了许多欢乐。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几个月前,在双方家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大牛和张霞突然悄悄地办理了离婚手续。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幸福美满的家庭,为何会突然解体了呢?警察们从死者大牛父母的讲述中,得知了大牛与张霞这个小家庭里一些不为常人所知的情况。

原来,大牛和张霞成家后,两人先是在一建筑工地上打工。后来,脑瓜灵活的大牛发现做室内装潢似乎更挣钱一些,于是夫妻二人便开始做起了装潢的生意。虽然每天非常辛苦,但两人的生活的确一天天地好了起来。两人打算再积攒下一些钱后就在城里买一套房子,把孩子接到城里去,让孩子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就在两人憧憬着今后美好的生活时,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外出采购原材料的大牛突然接到了一条彩信,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大牛疑惑不解地点开了那条彩信,里面的内容顿时让这个质朴的汉子惊呆了,因为那条彩信里面竟然是妻子张霞的一张张裸体照片。

只见妻子张霞在照片里搔首弄姿,丑态百出。看着这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一股羞愤感顿时覆盖了大牛的心头,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顾不上再去采购什么材料了,掉头就往家的方向火速奔去。

然而还没等他回到家,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接通后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那个男人在电话里告诉大牛,他很喜欢张霞,张霞也喜欢他,刚才发给大牛的那些照片就是他和张霞在一起发生关系的时候拍下的。他让大牛长痛不如短痛,赶紧和张霞离婚吧!说完这些,电话就断了。

怒不可遏的大牛像龙卷风一样呼啸着回到了家,一进家门,他二话不说,上去就对着妻子张霞一顿劈头盖脸的暴打,将张霞打得鼻青脸肿。事后,张霞才知道原委,她立即失口否认自己和别的男人有关系,说那些照片都是假的,她是被冤枉的。但是,大牛哪里会相信张霞的话呢,此后两人之间的矛盾就越来越深。虽然双方的家人都一再劝说二人要理智,但仍无济于事,最终两人很快就私下里草草办理了离婚手续。

每天,当劳累了一整天后的大牛回到家后,望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回忆着曾经洋溢在这里的欢笑,他不禁又后悔起来。大牛将过去的事情重新梳理了一番后,觉得其中确有很多蹊跷之处,很多细节方面经不起推敲。他恍然觉得张霞可能真的是被冤枉的,于是他多次来到张霞的娘家,想和张霞复婚,重归于好。但是,张霞的态度却很冷漠,她觉得大牛在没有把事情完全弄清楚地情况下就对她大打出手,最后竟草率地选择离婚,其行为里处处充满了对自己的不信任。既然如此,复婚也毫无意义。

满怀希望想和张霞复婚的大牛,一次次地被张霞无情地拒之门外,看着她那张漠然的脸,大牛的心渐渐地冷了……

终于,这个心地单纯的男人充满绝望地拿起了农药瓶,朝嘴里灌了进去,只在世上留下了那一片薄薄的纸张……

闻之大牛的死讯后,张霞心中后悔万分,她为自己曾经对大牛的那些言行感到深深自责。这种内心强大的不安致使她每晚做梦都能看见大牛面色紫黑的站在自己面前,口角处不停地往下泠着污血,阴恻恻地一言不发地看向她……

张霞每每在半夜时分就会从梦中惊醒,然后就再也无法入睡。长期这样失眠的折磨让张霞开始大量的脱发,形容枯槁。她的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在这时一个名叫徐伟的男人走进了张霞的生活,他的到来如同一道春风一般,将张霞那颗濒死的心从地府边缘拉了回来。

徐伟是一个货车司机,平日里靠在工地上拉石子挣钱为生。作为大牛生前的好友,他经常带些水果和零食来张霞的家中看望她,有时还会领着张霞去镇上买卖东西,散散心。

在徐伟这种无微不至的关照下,张霞的精神状况大为好转,而两人也在日常的接触中产生了爱的火花。此时的张霞,终于抛去了大牛之死给她带来的阴霾,脸上已逐渐展开了笑容。

但是,命运之神真的就这样轻易放过了她吗?还有,究竟是何人给大牛的手机上发的那些裸照,曾打电话给大牛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这些悬而未决的谜团似乎已随着大牛的自杀一起坠入了地狱之中,难道大牛就这样忍辱枉死了吗?

就在张霞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之际,一个陌生电话的到来将她这所有的一切梦想彻底粉碎得干干净净。

电话是一个男人打来的,他在电话里告诉张霞他是曾经和张霞大牛在同一个工地上打过工的李龙。

此时,张霞的脑子里才渐渐回忆出了这个男人。那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精瘦男子,是几年前大牛和张霞在工地上的工友,大牛还曾将其带回家中吃过几次饭,后来大牛夫妻俩不在工地上干了,也就和李龙失去了联系。但此刻他打来这个电话是有什么事呢,张霞突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不安。

这时,李龙在电话里告诉了张霞一个惊人的事情,大牛曾经在手机上收到的那条彩信就是他发的,里面的裸体照片是他找人合成的,而打给大牛的那个匿名电话也是他用手机上的变声软件打过去的。

听到这些后,张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明白李龙为何要这样做,而李龙接下来的一番话更是如晴天霹雳一样打在了张霞的头顶上,将她的脑子炸得“嗡,嗡”直响。

原来,早在几年前打工时,李龙就对大牛那漂亮的老婆张霞动起了歪脑筋。从打工地返回到家乡后的李龙不顾自己早有妻室,脑子整日里想得都是如何能把张霞据为己有。很快,一个邪恶的念头浮上了他的心头。

他将手机里偷偷拍下的张霞照片调了出来,找人合成了数张所谓的裸照,然后悉数发给了大牛。接着,他又使用变声软件给大牛打去了匿名电话,意图火上浇油。果然不出他所料,大牛上当了,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他预想地那般迅速发生了。

听完这些,张霞顿时怒火中烧,原来造成大牛自杀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李龙。她大声地在电话里怒骂着李龙,李龙听后不但不怒,反而“嘿,嘿”直笑。李龙继而又开始威胁起张霞,他说他是个敢想敢做的人,如果张霞不尽快答应和他苟合在一起,他就会把张霞连同她的家人一并杀掉。

此刻的张霞听到李龙这些恶狠狠的话,竟被吓得魂飞破散,连电话是什么时候断掉的都不知道。她的脑子乱成了一团,浑身如筛糠般不停地颤抖着。她不敢报警,她怕李龙不知何时就会做出什么惊天的举动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龙隔三差五的多次给张霞打来电话,询问她到底想好没有,若是再不尽快给他答复,可别怪他下手无情。

整日活在李龙威迫下的张霞逐渐变得神情恍惚起来,做事情经常丢三落四,她的这些异常举止很快就引起了徐伟的注意。一开始,徐伟向她问及缘由的时候,张霞什么也不肯说,但徐伟并没有就此放弃。他深情地看着张霞的眼睛对她说:“我已决定把我的后半生交付给你了,这就是对你最大的信任!你若是对我还有什么隐瞒的话,我可不答应!”看着面前这个情深意重的男人,张霞再也忍不住了,她哭着将事情的始末向徐伟全盘托出。

徐伟一听,顿时愤怒异常,但现在对此事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他只能将张霞搂住怀里,轻声安慰着。就在这时,张霞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这正是李龙打来的。

电话里李龙还像以往一样继续威胁着张霞,他说明天就是他给张霞的最后期限。如果张霞再犹豫不决,他会立即报复她全家,说到做到。说完,就粗暴地一把将电话挂掉了。

事到如今,张霞反而冷静了下来,因为她已经想到了一个方法,一个一了百了的方法,那就是让李龙在这个世界上彻底地消失掉。

她向徐伟说出了她心中的想法,徐伟不忍看着心爱的人受此磨难,只能点头同意,这二人立刻着手准备起来。

次日,李龙的电话如期而至,张霞爽快地同意了李龙约见的要求。李龙闻之大喜,当下便买了车票于傍晚十分赶到了张霞家乡的火车站。

开车前来接李龙的正是张霞和徐伟,张霞隐瞒了徐伟的身份,对李龙谎称这是她租的车和司机。

李龙上车后不久,就开始对同坐在后座上的张霞毛手毛脚起来。张霞不胜其烦地躲开了,随即递给他一瓶掺有安眠药的饮料,但李龙并没有喝,因为他现在的心思都在张霞的身上。他伸手一把揽过了张霞的身子,将那张臭气熏天的嘴吻了过去。

徐伟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张霞向他传递过来的眼色,心中犹豫了片刻,但后来还是咬了咬牙,将车速降了下来,接着悄悄操起了早已准备好的板斧……

深夜无人的荒野里,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很快一股皮肉被烧焦的奇臭味道就涌了出来。张霞和徐伟并排站立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李龙的尸身被火舌一点一点地舔舐着,渐渐变得如炭一般的焦黑……

事后,两人将那具已烧得面目全非的尸身抛到路边一处淌水的涵洞内,接着就驾车逃离了那里。

两个月后,李龙的尸身被一路人无意间发现,警方在尸身腋下残存的衣服碎片内发现了半张身份证,根据上面残缺不全的信息很快就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接下来,警方通过李龙生前最后多次联系的电话号码,一路追查到了张霞的身上。

这天正是大牛去世一周年的祭日,一大早张霞就带着供品来到了大牛的坟前祭奠,与她同来的还有大牛的母亲。

或许是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张霞上完坟后在回去的路上对大牛的母亲突然说道,在她死后将她的尸身和大牛葬在一起。

大牛的母亲听后就心下一惊,她敏锐地觉察到事情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她还没来及向张霞细问,就听见了警笛呼啸而来的声音……

审讯室里,张霞没有任何隐瞒地交代了自己伙同徐伟杀害李龙的过程,以及造成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法律是无情且威严的,几个月后,张霞和徐伟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缓。

监狱里,正在服刑的张霞并没有颓废,也没有自暴自弃。相反,她积极改造,努力争取着早日减刑。因为,她觉得这时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才是真正充满希望的自己!

梦里,大牛再次出现在了狱中张霞的面前。此时的他不再阴晦黯淡,而是如生前一般带着和煦温暖的笑容,用激励地目光注视着她。他的唇微微动了下,可以看出那是无声的“再见”二字,向她挥了挥手后大牛的身形就慢慢淡了下去,很快便化在了空气里消失不见了……

未完,更新中。

力荐铜陵PE电力管167口径几个等级

防爆照明配电箱定制河南煤棚防爆箱外壳批发

XJ沙滩车XJ新疆200型沙滩车出口版沙滩车亲子自动200轴传款沙滩车厂家

冷藏运输车2米6优惠低价

减肥贴代加工塑身

省优秀产品企业荣誉办理多少钱

外省企业进京备案操作方法如何备案

小区外网PE电力管宜昌供应

秀洲区铜及铜合金平均晶粒度检测

逆变器科士达国内热线收购光伏逆变器国内热线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