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宁波明代西鹭林庙现隐蔽走道曾为新四军活动基地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55:42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江北有块有点特殊的拆迁地。钢筋水泥的世界里,中心地块却留下了一座孤零零的老庙。老庙白墙黑瓦,檐角崭露的几只龙头,依稀透露着些许不寻常的味道。

这里是宁波江北区甬江街道路林村吴家。据史书记载,明朝时,这里曾有两座庙,一座是东鹭林庙,一座是西鹭林庙。史书上对早已拆除的东鹭林庙记载详实,但西鹭林庙未有只言片语,至今依旧是个谜。

昨天,一位守庙老人胡耀国找到记者,原来这座老庙,就是明朝遗留下来的西鹭林庙。去年刚刚在宁波市文保所的直接指导下进行整修,而最近他们又发现,这里还隐藏了一段70年前的秘密。

三位守庙老人

为老庙奔走呼吁

西鹭林庙,位于宁波江北区甬江街道路林村吴家,东邻村道,南接水站,西近路林停车场,北靠村河河道。

67岁的胡耀国,曾是吴家村一位农业工作者,四年前工作调动,被派来和陈方法、姚志沛一起守庙。

第一天来守庙,老胡被吓到了。屋顶的瓦片残缺不全,仅能挡住部分屋檐;正堂仅有一间,放着几尊菩萨,两边都是围墙。唯一能看的,就是屋顶几个悬下来的木雕花篮,经历岁月洗礼,依旧能看出鬼斧神工的雕工技艺。

听世代管庙的86岁老人刘师傅说,此庙建于明代,清代曾经整修过一次,后来就没动过,一度作为村集体仓库使用。

2012年,一个消息,让老胡不淡定了:宁波工程学院建设拆迁有了新规划,附近几个村子都要拆,包括老庙这一带。老胡和守庙的其他两位老人,一起奔走相告,呼吁保护老庙。

一方面,他们邀请宁波的一些文保爱好人士来老庙实地拍摄走访;另一方面,他们与500多个村民联名给村、镇、街道等多个部门写了一封信,希望宁波文保部门能给西鹭林庙出具相关的文保鉴定评估书。

为此,老胡还专门上网普及了相关法律知识。“国家法律也说,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损坏擅自迁移和拆除历史建筑,在建设中选址要尽可能避开历史建筑,因特殊情况不能避开尽可能原址保护。”他感慨,如果不好好保护,未来在甬江10公里畔,就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古建筑了。

宁波市文保所

为老庙发保护建议书

老人们的奔走呼吁,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去年3月21日,宁波市文保所组织多名专家进行实地走访后,出具了《关于江北甬江街道辖区原西鹭林庙建筑的保护意见与建议》。

文保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老庙坐北朝南,主题建筑保存完整,围墙、台门等部分附属建筑毁缺,是四合院式布局。二进主体房屋,都是单檐硬山顶明间八檩七柱抬梁式结构,其余各间为抬梁、穿斗混合构造。建筑面阔九开间,厢房二开间,占地面积约730㎡,建筑面积约632㎡。

文保专家对老庙进行现场踏勘与调研,认为西鹭林庙虽部分被毁,但建筑格局保存基本完整,建筑的总体梁架与相关结构情况较好,装饰的雕刻件比较清晰,属于区域性传统历史建筑,对研究浙东地区建筑工艺具有一定的实物参考价值,建议在工程学院的总体发展规划中,可对老庙进行妥善修缮与保护。

这一纸鉴定书,让几位守庙老人吃了“定心丸”。这座庙,终于保住了。

修庙又有新发现

外墙水泥之下有清代雕花

老庙保住了,下一个任务就是修。在宁波市文保所的帮助下,老庙来了一支古建筑专业修复队伍。

去年六月,维修团队进驻。因为保存得不错,工程并不复杂,主要修修柱子,更换些瓦片等,维修工作进行得很顺利。

最重要的,还是得把周边的围墙打掉,恢复成原先的厢房模样。可没想到,围墙一打,老庙露出了不为人所知的璀璨一面。

一根房梁揭开,底部赫然露出了“大清嘉庆十九年”的字样,说明老庙在清代确实修复过;不少雕花,经过修饰,也恢复了昔日的面貌,有清中期的蝴蝶,清代麒麟;连抬梁的雕花也很考究,有清代的和合二仙,清代门坎双龙抢珠;檐角的龙,也被师傅们确认,确是少见的雕工,是清代门坎草花龙和鲤九龙;而庙的中心,恢复后,其实是个天井四合院……

几个月后,师傅们又开始着手外墙的水泥剥落工作。敲掉了几十公分的水泥,又发现了一个宝贝——一幅布满山墙的彩画。经工人丈量,彩画长4米,宽4米,面积之大,连文保所的几个专家看了也啧啧称奇。根据图案辨认,目前可以确认,彩画里有民国初期袁世凯的五色旗等图案,画工十分精细。

隐蔽走道吐露70多年前的秘密

老庙曾是新四军活动基地

师傅们在修庙时,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在三个大殿的后侧,有一道贯穿整个庙宇的隐蔽走道,长达数十米。

老守庙人刘师傅的一句话,引起了老胡的注意:听祖辈们说,这里曾是新四军的一个重要活动基地。

这条走道,会不会和这有关?等庙修复工作结束后,老胡和陈方法、姚志沛着手调查。

“首先,要找到当时新四军还活着的人。”老胡从附近的村子开始打听,从一位叶姓老人处,听到了一些线索:浙东纵队五一区曾设立在联丰,当时的三五支队就在此活动,不过那些故人早已离开了路林村。

根据叶老提供的电话,老胡联系上了几位老同志,大多已是95、96岁高龄,有的已经过世了。老胡一一走访,最远的一次,他步行15里路,去找寻为三五支队洗衣做饭的薛翠宝老人。

“我是三五支队通信情报员,丈夫是三五支队派去当长河乡乡长的,主要工作就是掩护地下党。”回忆起那段往事,薛老老泪纵横。“当时三五支队流动性很大,军阀四起。为了确保安全,必须找一个可靠安全的活动场所。当时队里有个女同志,和西鹭庙负责人的女儿刘奇芬是同学,选址时就提到了西鹭林庙。”

“当时的老庙,人烟稀少,三面靠河,一面靠稻田,有坟墓、荆棘做掩护,通道仅有一个木桥,一人放哨就能保证安全。庙内暗间多,外面还有个围墙。考虑到活动条件和安全可靠性,选址就定了西鹭林庙。”

尽管有老庙作掩护,大家的日子还是过着提心吊胆。“西鹭林庙开会的同志不到两年,被杀害人数达7人之多。”

老胡给记者看了老人们的口述材料,一大摞,沉甸甸的,每份都签上了名字,还按上了手印。可惜的是,当年找到的一些老同志,如今又有过世了。“听到老庙还在,这些老同志都很激动。每次说完了,总会握着我的手,叮嘱说要好好保护西鹭林庙。”

老胡说,看到老庙,就会怀念起当时三五支队同志的事迹,多少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换来了今天的新中国。“老庙,对于革命是有贡献的,革命的精神需要发扬,革命的旧址需要保护。西鹭林庙,就是革命的纪念碑。”

喷漆喷涂机图片

燃煤助燃剂价格

茶叶玻璃罐货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