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多公司涉足钢贸托盘央企演砸影子银行角色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6:37:44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多公司涉足钢贸托盘 央企演砸“影子银行”角色

中材国际钢铁贸易承兑汇票事件扑朔迷离,令人们的注意力重新聚焦钢贸行业风险。有分析师认为,中材国际遇到的钢贸困境还是“虚假仓单和重复质押造成的问题,特别在年底还款压力及年终盘点等因素作用下爆发”。

业内人士透露,类似中材国际、中钢等资金充裕的央企都曾从事所谓“托盘”业务,在钢贸圈中扮演“影子银行”角色,风险由此累积。

钢贸中的影子银行

在巨大的融资需求和各环节监管失灵的双重推动下,钢贸产业链条下蕴含的重重危机,正在随着年底银行信贷的收紧,再一次凸显出来。

表面看来,传统的钢材贸易形式应该很简单:拥有销售渠道和物流网络的钢贸商从钢厂采购钢材,然后通过一定的差价转卖给下游客户。然而,实际的情况更加错综复杂。

钢贸业是一个资金量需求巨大的行业。由于需要提前1~2个月向钢厂支付预付款,以及钢材运输过程中也要占用一定的时间,一般做一单钢材生意需要3倍的资金,才能保证整个资金链条的正常运作,很多钢贸商需要通过各种渠道融资以支撑钢贸生意,通过钢材抵押融资是其重要途径。

据笔者了解,这几年,很多银行对钢贸行业的贷款集中度很高,有的银行承兑汇票的70%都是开给钢贸商,而与此同时,很多银行对钢贸商用来做抵押品的钢材的贷前检查做得并不够严谨,使得钢贸商出现重复抵押的信用风险也并不在少数。

而在这期间,为钢贸商提供融资的,并非只有银行。包括中钢、五矿、中材集团等拥有资金优势和贷款渠道的央企,最近几年都在通过“托盘”的模式,在钢贸圈内担任着“影子银行”的角色。

所谓“托盘”的模式,就是指上述企业先帮助缺乏资金的钢贸商订货,并且支付货款,钢材放在第三方仓库进行监管,一段时间后钢贸商再通过加付一定的佣金费用或者利息费用偿还资金后,以拿回钢材货权。

“在钢贸商没有偿还资金时,货权应该是在这些‘托盘’企业的手中,但如果钢贸商与作为第三方的仓储公司相互勾结,一起制造假仓单,就可能出现钢贸商用此货权进行重复质押、多方贷款的情况,而一旦贷款资金还不上,抵押货物只有一批,要‘讨债’的融资方却有好几个。”一位行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像已经爆出问题的中钢天源002057.SZ)、中材国际(600970.SH),此前都在从事“托盘”业务,而有此隐患的托盘企业,绝不仅仅只有已经公告的这几家。

而面临危机的不仅仅是钢贸商和托盘企业,还有一大批从钢贸商发家而来的担保公司。据记者了解,在江浙地区就充斥着密密麻麻200多家钢材市场,有些投资人以建钢贸市场为名,拿下一块土地,成立一家担保公司,就开始为缺乏资金的钢贸企业提供担保以获得贷款。

今年以来,银行对钢贸业的融资规模大幅缩水,很多银行不仅要求钢贸商提前还贷,新增贷款更是几乎没有,致使很多企业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甚至跑路,为其提供担保的企业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

“以前很多钢贸商和担保公司都在通过钢材抵押获得的贷款做炒房等其他生意,很多人手里都攥着几十套房,现在钢材卖不出去,房子也卖不出去,银行又催着还贷却不愿续贷,担保公司就是想替出问题的企业还钱,也因为流动性不足而有心无力。”一家担保公司的人士告诉笔者,目前,很多企业在通过向高利贷借钱(每月利息高达0.1元~0.15元)来还银行的钱,连一些大的担保公司甚至都在考虑通过走破产程序来“甩包袱”。

“目前跑路和退出市场的钢贸商至少有30%了,随着年底银行集中收款,预计还会有一波企业‘落水’,而更多相关托盘企业、仓储、担保公司也会进一步受牵连。”一家钢贸企业的管理人士对记者预计,目前,很多钢贸商还在硬撑着,希望能撑到宏观经济下游需求的好转。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如今的危机也不完全是坏事,不仅可以暴露目前钢贸产业链内的监管混乱,对一些大型钢贸商来说还可能是优胜劣汰、提高集中度的机会。

“能够活下来的钢贸商,应该尽量变现资产,回归主业,并向下游的钢板切割等深加工延伸,”上海钢联(300226.SZ)总裁朱军红指出,“闭着眼都能赚钱的十年已经过去,现在就要回归到真正的价值链和供应链,延伸加工、配送、仓储、运输、销售于一体的产业链。”

中材国际陷入钢贸漩涡

钢贸业务的危机继续蔓延,又有“中招”企业浮出水面。

11月21日,中材国际(600970.SH)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中国中材东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贸易”)发现部分票据和货物存在风险,其中,根据与钢贸公司签订的2份采购合同,通过银行向其开具的12张(总计1.2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有10张(1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在传递过程中丢失,另有价值2000万元的货物去向不清。

此外,根据与钢厂签订的3份采购合同,通过银行向其开具11张总计9840.9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部分汇票和货物去向不清。

中材国际表示,今年以来,一些钢贸商资金链断裂,钢贸业务的危机蔓延至整个上下游企业,对钢贸为主营业务的东方贸易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据悉,东方贸易现有钢贸业务涉及总合同金额21亿元左右。

12月23日,中材国际副总裁、董秘蒋中文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正在开会,“今天开了一天的会,开完会再说”。而当记者晚间再与其联系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本报记者多方了解,目前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侦查,并冻结了上述总金额1亿元的银行承兑汇票,该公司也正在采取相关法律措施。但时至今日,中材国际并未透露钢贸企业、钢厂的具体名称和相关合同的具体情况。

对此,申银万国分析报告指出,上述所签合同很可能在8月和9月。因为纸质承兑汇票的承兑期是6个月,若没有贴现,到明年的2月和3月银行就要无偿支付给钢贸商相应的款项。“目前已经冻结了该票据,防止了其风险的进一步放大。”

业内分析师向本报记者表示,这么多的承兑汇票丢失,应该还是在仓单上出了问题,“还是虚假仓单和重复质押造成的问题,特别在年底还款压力及年终盘点等因素作用下爆发”。

但是,在钢贸商频频因资金问题停产、倒闭甚至跑路的背景下,中材国际此次“躺着中枪”,并未换来市场太多同情。相反,外界对上述公告有颇多质疑。

市场分析,银行承兑汇票在承兑期内一般可以转让给第三方,第三方可以转让给第四方,由最后持票人存入银行,银行见票付款给银行承兑汇票的最后持有者,并且票据都有号码,银行有备案。“汇票还可以挂失,损失可控,而货物也丢失,至少说明这家企业管理混乱。”

实际上,就在公告发布前,中材国际副总裁方芳女士已经书面请辞,从11月底不再担任该公司副总裁。而方芳离职前曾兼任东方贸易董事长、法人代表,中材国际半年报显示,其任期为2011年7月15日至2014年7月14日。

值得关注的是,临近年末,由于钢贸企业面临还款等资金大考,中材国际的钢贸风险仅仅是今年蓄积已久的钢贸风险一角。“钢贸融资其实爆发的已经比较多了,年底出来的这些只是一些后继的。”分析师说。

多家上市公司“中枪”

12月20日晚间,中材国际(600970.SH)的一则《关于全资子公司部分票据和货物存在风险的提示公告》被指拉开了钢贸商资金链断裂的序幕。但事实上,从今年下半年开始,钢贸圈乱象就已波及多家上市公司和大型国企。

9月下旬开始,马钢股份(600808.SH)被牵入进了一场扑朔迷离的钢贸圈债务,而公司同时还面临着前三季度亏损31.4亿元的局面。

马钢股份子公司马鞍山马钢裕远物流有限公司(下称“裕远物流”)在5个月内向9家钢贸商和1个自然人签订了总标的达8亿多元的合同并全额预付货款后,对方既没给货也不退款,马钢股份因而于9月21日向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面对资不抵债的局面,裕远物流也向该法院提出重整。

马钢股份在公告中表示,“今年钢材价格下跌和银行对钢材贸易企业收紧信贷,导致供货商的资金链发生问题,因而不能及时履行合同。”

裕远物流副总经理王东海曾向记者表示,事发至今,这几家钢贸商并未给予公司全面和清晰的解释,对方“只是提到今年6、7月份的时候,银行进行了贷款排查,这一轮紧急收贷影响了他们”。

王东海推测,钢贸圈最近传出了较多重复质押的案例,或许受到市场环境影响,这些钢贸商也遇到了多头债主。也就是说,不排除一个钢贸商通过同一担保方分别向多个上游客户进行担保的现象。

受钢贸商资金链紧张牵连的国企不止马钢股份一家。五矿发展(600058.SH)在今年的半年报中透露,公司将面临数家钢贸商的应收账款难以收回的局面,这些应收账账龄长达4年,涉及金额或超3亿。

在今年早些时候,多家上市公司因各自在产业链条上的不同角色受到了牵连。

8月底,中钢天源(002057.SZ)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中钢天源(马鞍山)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贸易公司”)持兴扬仓储有限公司(下称“兴扬仓储”)出具的仓单要求提取金舆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金舆”)出售给贸易公司的货物时,无法进入仓库,而贸易公司存放于兴扬仓储的货物价值达2000多万元。

一些圈内人士认为,中钢天源遭遇的,或许则是近来钢贸圈中盛行的“重复质押”——为了获取更多的融资,钢贸商和其具有关联的仓储公司联合进行重复质押。中钢天源在公告中表示,金舆、兴扬仓储可能涉及违法行为,正接受有关部门调查。

而在另一个案件中,中储股份(600787.SH)的全资子公司北京中储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中储物流”)的角色则发生了置换。

去年年底,无锡4家钢贸商和建行签署借款合同,而北京中储物流则和钢贸商、建行签署动产质押监管三方协议,北京中储物流要代银行监管钢贸商提供的质物。

但后来,这4家钢贸商没有偿还银行借款,而北京中储物流负责监管的质物也“灭失”。10月上旬,作为仓储方的北京中储物流被建行无锡城南支行追加告上了法庭。

而另一家上市公司厦门信达(000701.SZ)在其中的角色也尤为尴尬。作为一家以信息技术为主业的公司,厦门信达在今年8月将宝源旺仓储有限公司、广州中远物流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其返还自己存放在这两家公司仓库的钢材或者赔偿相应货物损失,这两家公司后被法院查封了价值约8000万元的钢材。

值得注意的是,为这两家公司承担货物损失赔偿连带责任的中琦贸易有限公司和宋光宇又在近日被民生银行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告上法庭。

甘肃硬度计价格

长沙水晶散珠

郑州硬质合金刀具价格

西安白杨树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