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媒体A股正做大涨前最后准备只待一个契机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7:43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媒体:A股正做大涨前最后准备 只待一个契机

一切压制性的理由似乎都在被人抛弃,同时利好消息又纷至沓来。股市在过去两周的表现完全配得上欲扬先抑,尽管人们没有做好迎接大牛市的准备,但是,行情的发生也许只是在等待某一个特殊的契机了。

导语:虽然领导人没这样说,我(还是认为该轮到股票市场成为一个资产膨胀的热点了,就如同过去十年不动产业领域所发生的事情一样

插文:更多的外资正在寻求买入中国股票,保险业的资金也被鼓励更多持有股票资产,这个市场里最让人担心的资金来源的问题正在消失。更为重要的,原来大量投入房地产业的资金正在寻求新去处,而另一个让股市燃起希望的原因则是来自政府

一切压制性的理由似乎都在被人抛弃,同时利好消息又纷至沓来。股市在过去两周的表现完全配得上欲扬先抑,尽管人们没有做好迎接大牛市的准备,但是,行情的发生也许只是在等待某一个特殊的契机了。

熟悉本专栏的读者知道我在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所表达的悲观看法,那就是我对经济的前景因为对中国政治治理的失望而缺乏信心--不论当前的领导人多么德才兼备,他们将挑战的都是中国两千年以来的官民关系以及皇权与治权、执政党与官僚体系混杂及相互间竞争所带来的极高的社会成本。

作为一个不乐观的长期前景,不意味着眼下不会再度发生令人欣喜若狂的行情。如果你留意最近上层动态的话,再结合市场经过长达数年低迷、麻木中消化的负面情绪,你就会同意我的这个判断。

周小川,在我眼里是一位极其贪恋“市场化改革和专家学者功名”,却很少主动作为的官僚,当他向外界说“感觉中国的最高领导层对改革有紧迫感,只争朝夕”时,不正印证了他在央行行长位置上长达十年里所荒废的时间吗?周本人出席了习总亲自召开的与经济学家们的座谈,他承诺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再用两年可以实现。

利率管制,这是让中国的金融行业完全不具备竞争性的最核心的堡垒。正是因为政府保证了一个固定的利差存在,这就使得许可证的发放有了当然的合法性--因为开一家银行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这方面的改革,周行长用了两届任期都无法向前推动,直到等来最高领导层带有紧迫感的催促。

中国经济显然处在市场化无法进一步纵深的关键时刻,主要原因就是金融领域自身不市场化。金融业,作为经济活动中最核心要素--资本交换的中心,它一边让间接融资市场轻易获利(银行、信托都如此),一边抑制了直接融资市场的发育,助长了股市中只能“非法”才能获利的风气。

我无意把股市低迷的全部责任都推给央行,实际上,当更多的外资正在寻求买入中国股票,保险业的资金也受到更多持有股票资产的鼓励,这个市场里最让人担心的资金来源的问题看上去正在消失。更为重要的,原来大量投入房地产业的资金正在寻求下一个去处。

另一个让股市燃起希望的原因还是来自政府,混合所有制--其内涵就是国有股权的私有化,需要一个上涨的、流动性有保证的股市。无论是为了变现国有股补充社保,还是为债务缠身的政府提供财务担保,未来,国有股权同样面临着市值管理的问题。尽管我认为与政府这种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功员的游戏玩起来风险很高,但是,中国的市场化进程从一开始就如此,人们似乎对此也颇为适应。

在一些技术因素层面,比如IPO发行、融资与套现,甚至公募基金的规范运作,正在被市场理解为“熊市因素”。如果市场真的发生重大反转,这些因素反而都会成为买方因素。如果你稍为加强一点感知,现在你还会对所谓的“IPO堰塞湖”紧张吗?

一段时间以来,我努力领会最高领导人口中的“新常态”说法。我理解他们力图让公众不再只看中GDP单一指标,不再追求数字中的增长(能否做到这点我仍表示一定程度的怀疑),而去寻求一种与过去十年不同的,更讲求效益的、更符合资源约束的增长。但同时,虽然他们没这样说,我还是认为该轮到股票市场成为一个资产膨胀的热点,就如同过去十年不动产业领域所发生的事情一样,资产仍然是对抗通货膨胀的最佳选择。很难预测,这一次的财富增长以及分配到底又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前景。

枣庄产品设计

黑龙江产品设计

遂宁产品设计

工业设计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