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年我们高考作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39:57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我高三那年没考上大学,却迷上了缝纫。父母送我去复读,我瞒着父母买了台缝纫机放到寝室里,每天上课时,我就在草稿纸上画服装设计图。为了证明自己的缝纫技术,我决定要做一件衣服出来。

我要把我做的第一件衣服送给我的同桌龙。龙是从乡下来复读的,他高考本来是上了线的,因为志愿没填好,档案抛来抛去的,最终到了复读班。

我为什么要把衣服送给龙呢?因为只有他才能显示出我的才能,如果我做的衣服能改变他的形象,那我就成了超级服装设计兼制作师了。他长得实在太丑了,又没什么衣服,他好像只有一件破旧西服,每天套在身上,很短,腰子都露出来了。他的西服里面的衣服很难看,我每看见他一次,就有一种想把他的西服扯下一点,盖住腰子和屁股的冲动。

我决定给龙做一件能盖住屁股的风衣外套。

一周后,外套做好了,用的是最高档的羊毛呢布料。我把外套用精致的塑料袋装好,早自习的时候,我把衣服交给他:“送给你!”

龙不敢相信我是在跟他说话,他不敢接,坐下来拿出英语书准备读。我把衣服放到他怀里,生气地说:“送给你,你为什么拒绝啊?”

龙抬头看看我,脸又红了,轻声问:“什么东西啊?”

“打开看看,快,趁同学们还没来。”

龙小心地把塑料袋打开,把衣服抽出来慢慢展开,我看见他的双手在颤抖着。这时,我突然有一种可怕的预感,因为龙以前的同学在前不久说过一个秘密,说龙从来不跟女孩子坐的,这次却与湛鹤霞同桌了,肯定是有原因的。

龙还是不肯换衣服,他把衣服袋子小心地放到抽屉里,眼睛望着我,低声问:“为什么送我衣服?我没什么可送给你。”

我撇撇嘴说:“同学之间送件衣服有什么关系?难道还要你回送?我希望你尽快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下来。这件衣服是我亲手做的。”

这时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同学了,我也就没有逼他换衣服。正当我准备又拿出白纸出来画我的设计图时,龙把手里的英语书递给我:“我想背诵课文,麻烦你监背一下好吗?”

晕啊,要我监背?我连单词都读不准呢,不过为了面子,我还是接过了他的英语书,说:“你背慢点,我听力不太好哦。”

龙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背着,我真奇怪,龙成绩那么好,可背课文却不行。他从第一课一直背到最后一课,背到重点语法的地方就错,我使劲喊“停停停,刚才背错了”,他才如梦初醒,马上纠正过来,并且在同一处地方反复背几次。只要是背错的地方,他纠正后就会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地方太重要了,考试的时候完形填空肯定要考的。”“这个句型很重要,阅读理解最喜欢考的。”

那节自习课,我没有画我的服装图纸,很快就在背课文中过去了,因为龙的纠错,我懂了许多以前不懂的语法知识。

第二天,龙穿上了我做的风衣,衣服一直垂到膝盖处,盖住了屁股和大腿,让他看起来比以前更高了,并且风度翩翩。他的变化在班上引起了轰动,大家都是第一次发现龙原来是不丑的。好几个同学问龙,风衣在哪里买的,花了多少钱,龙只知道用手不停地摸着脑袋,呵呵呵地傻笑。

后来的几天,龙又找我帮忙了,他给我一个物理题目的解答步骤,说:“你帮我看看,我这道题到底错在哪了?我实在看不出来,我怀疑答案错了。”我接过题认真地看,说实话,如果没有他的解答过程,我是绝对想不出解答方法的,但他已经有了解答过程,我就不怕了。我一步步地推算着,遇到要用公式的地方,为了保险,我就翻书,认真地记,认真地想。我发现,龙的错误都很幼稚,通常就是在最后一两步的时候,出计算方面的毛病,或者是公式写错了。每次给他纠正一个题,我就会像一个骄傲的公主,狠狠地批评他的粗心。

慢慢地,龙要我帮忙的题目不再是解答步骤,而是解答方法了,他总是说他想不出来,叫我帮他想,题目一天比一天难。因为帮助龙,我竟对读书产生兴趣了。突然有一天,我明白了龙的用心良苦,竟然把我所有的服装设计图纸全部锁了起来,把缝纫机也搬回家了。

这时,另一个秘密在班里传开了,那就是有两个同学在谈恋爱。每节自习课,他们两个脑袋凑到一起讨论着解题新思路;晚自习后,我们都眼皮打架,只有他们两个还不知道疲倦地在教室里点起蜡烛继续学习。

有一天晚自习,我在做龙教给我的数学题,下课铃响了,十五分钟后,电灯熄了。龙拿出蜡烛,我呆呆地看着龙,难道我们也和那两个同学一样,谈恋爱吗?不,我不会去找一个那么丑的人做男朋友的。

与龙在一起学习,我还是觉得很快乐的,因为他从来不会骂我笨;他还从家里带了好多坛子里腌的辣椒萝卜,在我困的时候,他就变戏法一样从桌子抽屉里拿出来给我吃。

填志愿了,龙说:“填武汉大学吧,那是我最梦想的大学。武汉大学的樱花很漂亮的,我要和你一起去武大看樱花。”

龙的第一志愿是武汉大学。我说:“我很想和你一起去上武汉大学,可是,我考不上的。我填武汉的其他大学吧。”

“不,你能考上的!我一定要让你考上,和我一起上武汉大学。”

我们的第一志愿都填了武汉大学。

准考证很快发下来了,我和龙的考号挨在一起,我8号,他9号。龙高兴地说:“鹤子,我就坐在你后面,我可以用暗号给你传答案。”

龙和我商量了一个晚上,因为是前后座,我们决定用打手语和咳嗽或轻微敲桌的办法来传答案。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我很兴奋,因为凭龙的成绩,上武汉大学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只要他能给我传答案,我上武汉大学也是十拿九稳了。

可是,进考场后,我们慌了。座位是从门口第一个排下去的,每组8个人,我坐在第一组的最后一个,龙坐在第二组的第一个。我们传答案的计划彻底破灭了。幸好第一堂考的是语文,我语文还行,不需要龙帮我也能拿高分。

考完语文,大家纷纷在操场对答案。龙走到我面前,低着头伤心地说:“对不起,鹤子,我没想到是那样安排座位的。”

我马上说:“没关系的,我们快点准备下午的数学考试吧。我只是有点担心,我做数学题的速度太慢,我怕我做不完。”

龙想了想,说:“这样,你先做后面的大题,留下前面的选择题后做。选择题我给你打手语传答案。”

数学考试时,我的时间果真少了。等我做完后面的大题目,前面的二十道选择题还没开始做时,时间就只剩下十五分钟了。这时,前面的龙开始大声咳嗽了一下,我知道他要用手语给我传答案了,他把右手支在课桌上,伸出三个指头,表示下面是第三题的答案,再把手垂下去,伸出两个指头,表示答案是B。我迅速用笔在草稿纸上记着,等我把那二十个答案记完,再填到试卷上时,交卷铃就响了。

以下几堂考试,我们就是这样传着选择题答案,只要龙不做错题的话,我想我考得还可以。最后一堂是考物理,当试卷发下来时,我晕了,题目好难啊,最后两道大题目,我几乎连头绪都理不清楚。考试时间只剩下一小时了,我还只完成了一半题目。汗水使劲地往外冒着,心突突乱跳,握笔的手开始发抖了。

这时,龙从座位上站起来,我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谁知,他竟交卷了。他不管我了吗?虽然监考很严,但也不要这么早交卷嘛,万一还有传答案的机会呢。我正生气,却见龙交完卷没从前门走出教室,而是折转身,从后门出教室。

龙走到我的身边,猛地把手里那张草稿纸丢在我的课桌上,然后从我身后走出教室。可是我太不走运了,我还没敢展开他丢给我的答案,门外就进来一位监考老师,他二话没说就把答案没收了。

我交卷后,龙在操场等我。他一见我出来,急忙上前问我:“答案都抄到了没?”

我不敢说没抄到,我害怕伤了他的心,只好轻轻点了点头。龙终于松了口气,他说:“我一看卷子就知道糟了,题目太偏了,我平时都没有给你复习到。我担心你做不出来,只好自己快点做,把答案抄给你。上帝保佑,我们终于可以一起到武大看樱花了。”

我呆呆地望着龙,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眼泪不争气地滴落了下来。我拉着龙的手,说:“龙,万一我考不上武大,我也会到武大去陪你看樱花的。”

龙朝我憨憨一笑,低着头说:“你能考上的。”

这时,班主任过来了,他远远地喊龙:“你过来一下。”

我和龙一起过去,班主任说:“你考物理怎么回事?”

龙莫名其妙地望着班主任。

班主任气愤而着急地说:“你的物理成绩因舞弊被取消了。你成绩这么好的,你怎么会舞弊啊?巡考老师捉到了,还有一张写满了答案的证据。你呀你……”

泪水从龙的眼睛里流了出来。许久,龙抬头问班主任:“只取消我一个人吧?”

班主任点点头。龙猛地用袖子一擦眼泪,对我说:“鹤子,还好,还好。”

我使劲地哭着,我紧紧抱着龙,扑在他胸前放声大哭。龙拍拍我的后背,轻轻地说:“别人都看着呢,别哭了。”

二十天后,成绩出来了。龙的物理成绩是零分,但他的总分上了专科线,在我收到武汉大学录取通知书后不久,龙收到了岳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武大的樱花开放的时候,我想龙了,特别特别想。

我决定去岳阳大学找龙,我记得龙的专业是工民建。我一个班一个班地问着,当龙的同学把我带到龙的面前时,龙在教室里边啃馒头边画着图纸。

我想扑到他怀里大哭一场,我等待着他张开双臂,可是我等了好久,龙一动也不动。

我们默默地在校园里走着,龙说:“你不该跑到岳阳来。”

我说:“太想你了。”

龙说:“你不该想我的。有更好的男孩值得你想。鹤子,我想等十年后再来考虑爱情。我想十年后我一定会事业有成的。”

我说:“我等你十年。”

离开岳阳时,龙把我送上火车,我看见他站在站台上一动也不动,可泪水在他脸上不停地流着。

十年过去了,我已经是公司的中层骨干了,却再也没有龙的消息。要找龙,当然也找得到,但我没去找,我等他来找我。

有一天,我下基层工地检查工作。我职位并不高,但我的位置重要,说话算数,所以,下基层,我的身边总是前呼后拥。中午,工地食堂为我的到来准备了大餐,我坐在主宾位上,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突然,透过食堂的玻璃窗,我看见了龙,他和一帮工人蹲在院子里,吃着食堂的大盆菜,喝着三块钱一瓶的啤酒。我敢肯定,那一定是龙,我也敢肯定,他一定知道我是这一片工地的主管,因为我的照片就挂在工地的公告栏里。

我突然泪流满面,身边的人惊慌失措,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眼睛里进了沙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