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逼子成才绝症母亲将儿推向生死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25:20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div>

高考落榜,富商母亲将儿“赶”出家门

90年代初,商潮滚滚,而立之年的刘菲毅然扔掉铁饭碗下海经商。她从抚顺来到沈阳五爱街轻工市场,搞起了服装生意。3年后,挣到了上百万。

1994年,刘菲跟几个朋友在北京通州开发区开了一家占地300平方米的两层楼“东北饺子馆”,并劝说在机关工作的丈夫下海和她—起经营饭店。丈夫负责外围兼管到南方空运鲜货,生意很快进入良性循环。然而幸福与痛苦仅一步之遥,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刘菲和丈夫的婚姻却出现了危机,最后她只得领着不满10岁的小胖墩儿子离开了相濡以沫10多年的丈夫。

7年时光在忙忙碌碌中流逝。在商海中翻腾的刘菲没有太多时间和儿子在一起,只能用物质来补偿。眼见着儿子从一个小胖墩变成了一个大胖墩,刘菲这才发现自己对身边的儿子王进有了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学校的老师对刘菲说:“王进同学很有天分,但却很少用在学习上。他电脑玩得顶呱呱,各类书刊看了不少,可数理化3科考试总共不足150分……有一次他还当众扬言,考不上大学就用钱摆子北大……”老师的话像针一样刺痛着刘菲的心。

夜深人静,难以入眠。刘菲在矛盾中挣扎,她对自己说:“事业不成可以重来,钱花光了可以再挣,耽误了儿子可是一辈子的事啊……”

2002年,18岁的王进没能考上大学。出乎他意料的是,妈妈没有动用任何关系来帮他,而是让他在家安心复读。帮儿子请来了高价家教,但王进和老师玩起了捉迷藏。这次,刘菲彻底失望了。

一天,刘菲找到王进,心平气和地对他说:“孩子,没能考上大学不能完全怪你,不想复读厌恶学习也不是你的错,你有今天的种种毛病主要责任在我。这些年来,有人说我是富有的母亲潇洒的妈妈,其实我是最贫穷的母亲最糊涂的妈妈。我知道,你以为妈妈有几百万的资产,所以你根本不担心自己的前程。可是你错了!坐享其成是在害你!现在,你已经19岁了。妈给你1000元钱,从今天起,你自己出去闯!我对你也没什么要求,只要你一年后活着回来就行。不过,在这一年中,你不能回家,更不能向家里人要钱。听明白了吗?好,现在你就走吧……”

王进当时就傻了眼。他不明白平日里对他百般疼爱的妈妈怎么会如此对他。看着妈妈严肃的神态,他疑惑地从她手中接过钱,强忍着泪水奔出了家门,离开前,他给妈妈深深地鞠了一躬。至今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2002年12月19日。

几经坎坷,姐弟牵手打拼新天地

出了家门,王进蹬上开往北京的列车,因为他依稀记得听大人说过那里机会多。可是走出北京车站的时候,他两眼一抹黑,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是啊,一个富家孩子能干什么呢?可当时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他走进一家小饭店,对老板说:“叔叔,我能在这儿打工吗?”

老板正在应酬客人,瞥了他一眼,厉声说;“你多大年纪了?能干什么?”

“我25岁了,什么都能干……”他心虚地说道,只感觉脸上热乎乎的。

过了一会儿,无人理睬,他刚想转身出去,老板突然抬起头看了看他,说:“小伙子,看你还挺老实,就留在前台干点零活吧,勤快点……”听了这话,王进真是乐开了怀。

可几天之后,治安人员来清查“三无”人员,王进被带走了。

他被推上一辆挤满了人的卡车。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后,卡车停在郊外一片足有3米多深的大沙坑旁,坑里有很多人在筛沙子。原来这里是“三无”人员遣返站,每个人都要按规定筛沙子,筛够回去的路费再遣返回家。

第二天,王进在沙坑的一个凹洞里支起筛子,甩开膀子干了起来,他一心只想快点干完早些离开这里。

他斜对面有个女孩,一碰筛子就倒,急得直哭,后来那个女孩竟累得昏倒了过去。王进跑过去将她背到一个简易房里,按她的人中,用湿毛巾擦脸……女孩慢慢地醒了过来。

她叫郑菊花,22岁,是从抚顺到北京姐姐家串门的,也因无证被送到这里。因为两人是东北老乡,所以很快就熟悉了起来。两人以姐弟相称,一起筛沙子,累了就坐下来聊聊天,中午还一起去吃东北小吃。

一晃9天过去了,筛够了沙,他俩被遣送回了沈阳。

乏进和郑菊花到沈阳下了车,王进不敢回家,又不好意思向菊花道出离家实情,吃不下睡不好。菊花不明实情,只刘他说:“愁什么?我有去处,咱俩都能挣点钱。”她领他来到抚顺县的一家地板厂,王进烧窑,每月800元,菊花包装地板,工资加提成,还包吃住,两人甭提有多高兴了。王进拼命地烧窑,空下来就去帮菊花包装地板,他们越干越熟练,一个月下来就挣了1250元。第一次拿到工资,两人到饭店里美美地吃了一顿。

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不知不觉,春节到了。这是王进第一次漂泊在外过春节。在腊月二十八的爆竹声中,他鼓起勇气给家里打了电话,但让他吃惊的是:家里的电话号码竟成了空号!

王进不安起来,赶紧回家去看,敲开门后,走出来一位陌生的中年女人。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奔向母亲的公司,谁知妈妈的位置上竟坐着别人。

这回王进真的慌了神,他心底的最后防线被摧毁了。他无助地在马路上走着,像一个迷路的孩子。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菊花姐姐,立即拨通了她的电话号码……

姐弟见面已是腊月三十,菊栅花把王进引荐给姨妈,热心的姨妈留他一起过了春节。春节后,王进和菊花一起回到地板厂上班,但老板说,只留菊花,要王进走……菊花二话不说,拉着王进愤然离去。

两人先去了北京,后转上大连,为一个工程队打工。聪明的王进发现这涂料买进时与刷墙后有一定的差价,如果能组建起专门的包工队,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可做了。于是王进和菊花分头到沈阳和大连进行市场调研,最后决定将创业基地选在沈阳。他们算了一笔账:1个刷涂料工每天净挣121.25元,一个月就3637.5元,如果成立20人的包工队每月能挣72750元,扣除午餐及日常消耗、公共费用和专职人员的工资,每月可净挣6万元。

菊花向姨妈借两万元钱,和王进一起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他们来到沈阳鲁园劳务市场,选了21个男工和5个女工,组建了一个涂料包工队。他们找到一块空地支起一排简易房,王进负责工程和进料,菊花干后勤保管,兼管所有人员的一日三餐。

七月流火,刷涂料的工人悬吊着高空作业,令人提心吊胆,而且一块地方要刷上两三遍,王进就和工人们一起在烈日下受着酷暑的煎熬。

9月初的时候,王进不慎从四楼跳板失足摔落下来,检查结果是腰部和脊椎骨折,需住院治疗,还要先交5000元押金。但那段时间,工程款还没结算,王进与菊花搜光所有口袋就只有1000多元。

正愁得焦头烂额之际,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掏出3000元钱给王进,说:“先用着吧,治病要紧。”王进一脸茫然地接过钱,千恩万谢。

“谢什么,天下没有掉馅饼的。叫我李哥吧,3个月后连本带利还我4000元。”

王进住院期间,还接到过一个奇怪的电话,里面是一个女人微弱的声音,只说了一句话:“小伙子,祝你生日快乐……”

“是妈妈的电话!”王进兴奋地叫起来。调出号码再打过去,一阵忙音,王进痛苦地摔掉了握在手里的手机。

真相大白,慈母撒手人寰含笑九泉

其实王进离开家的那天,母亲刘菲就一直跟在他后面,直到他到了北京走进那家饭店找到第一份工作。后来刘菲又到保安公司请了3个保镖,一次性付清了全年的费用和酬金,让他们轮流保护王进。她对保镖的要求很简单:密切注视王进的一举一动,不到迫不得已不要去帮他!而王进摔伤住院时,出现的那个借钱人李哥就是其中一个保镖。

其实早在“赶”走儿子的一个月前,刘菲已经被医院确诊为晚期胃癌。医生对她说:“保守些讲,可能只有一年不到的时间了!”

面对死神的临近,刘菲唯独放心不下的是她的儿子。她开始后悔当初没有花钱送他进大学;叹息有两次很好的工作机会没有为儿子争取追悔没能及早送儿子出国……现在是让儿子轻松地享受生活还是逼他成长?这种矛盾的痛苦与残酷的病魔一起折磨着刘菲,最终,她还是下定决心要让儿子实实在在地经受一场“人生炼狱”。

刘菲一面接受医院治疗,一面关注着儿子的情况。好几次的紧急情况,刘菲差点就心软了,但最后她还是心一横,在电话里对李哥说:“不管他,由他去!”半年后,一个鼓舞人心的消息传来:王进带领包工队净挣28万多元!

为了能再拖些时间看到儿子成功归来,刘菲转到了北京协和医院高干病房接受治疗。国庆节后,刘菲的病情开始恶化,吃了就吐,日渐消瘦。多次病危,李哥在她身边小心地请示道:“刘总,还是让王进回来吧……”刘菲轻轻地摇摇头,微声说:“不,不能,他正在创业中,不能半途而废……”泪珠顺着她苍白的面颊滑落下来。

2003年12月19日,是王进离家1周年的日子。这天,李哥开车把王进接到了刘菲的公司,请他坐到了妈妈原来的总经理座位上。王进急忙问道:“我妈呢?”李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袋,掏出里面的东西递给王进。

“很不幸,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的母亲已于两个月前——2003年10月18日凌晨5点,因胃癌医治无效去世了。这是她留给你的遗嘱和相关材料,柜子里还保存着刘总生前的部分录像。”李哥黯然说道。

王进惊呆了,半晌才哆哆嗦嗦地打开了遗嘱。

“胖墩儿,我的好儿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在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已经患上了癌症。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的生活问题,现在知道你能适应最艰苦的生活,而且活得挺坚实挺有趣的,我终于可以闭上眼睛了。当妈的没有不疼爱孩子的,但是如果把什么都给孩子准备好,让孩子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生活,那只能是害了孩子。商场是无情的,今天你是富翁,明天有可能成为穷光蛋,一个没有艰苦奋斗精神和没有经历过社会磨练的人是很危险的,迟早会被淘汰。王进,我的好儿子,你离家后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曾经动摇过多次,难受的时候不是一般的心疼,而是万箭穿心。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出了毛病。但我庆幸,我最终战胜了自己。我最争气的儿子,现在我可以放心地把公司交给你了。我的遗嘱和移交手续都已办妥,相信你一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企业家。”

看完这份特殊的遗嘱,王进泪流满面,飞车赶到母亲的墓前,长跪不起……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