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Uber入华颠覆难言装逼足矣

发布时间:2020-06-29 17:13:05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2月17日,深圳欢乐海岸紫苑生活馆,打着虎嗅作者的名头和Uber亚洲运营总监Allen先生臭聊了一个多钟头,车轱辘问题问到他烦为止。原本是想能在切身体验过Uber之后再赴会,可现实却十分令人失望。先是安卓,在安卓市场里Uber位列搜索结果次席,但顺利下载之后安装不能。我的手机是联通定制版三星I9502。而后是iOS,在苹果商店里找到Uber不难,可安装时的提示是手机未升级到iOS6.0以上版本——我这台用了N个月的iPhone 4S自越狱后就从没打算要升级系统,当然不会因为Uber而改变这一原则。所以,当我见到Uber深圳的那位非常nice的Evanee时,我的开场白是:是RP问题么?我用不了你们的APP。

当然,随后我的这一疑问得到了Uber的官方回应:安卓安装不能大概是因为我使用的是联通定制版三星S4,目前上线的安卓版Uber还无法全匹配内地各种定制版本手机和各类山寨机,如果是台纯粹的安卓系统手机,应该是可以顺畅使用的。至于iOS,我的5.0版本是真的太屌丝,但在其建议下,我换成了搭载7.0的iPad mini顺利安装并注册。

其实关于Uber,眼下已经有诸多互联网和科技界大牛在以各种体位解析之,作为一个财评混子新闻老枪,想超越其对于Uber的观察着实力有不逮。但得益于和Allen的面对面交流(还得感谢全程翻译的Miss衣),或者我能提供给各位一些还算是干货的信息。当然,源自个人视角。

看得出来,Allen急切想要向外界表达的第一个观点便是:“Uber不是一家租车公司。”

对于这一点互联网业界当然看得一清二楚,可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眼里或许并非如此。可以想象这几位被老板派到中国来洋插队的老外这些日子里已经向各路大众媒体记者解释了多少次。Uber是一个平台,而且是一个完全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平台。创始人的理念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按下手机的一个键,一辆像样的车就会来到你身边把你送到想去的地方。这一理念支撑了整个Uber,并将之从四年前的旧金山一角带向了全世界。在Uber亚洲扩张总监Sam后来关于Uber介绍的PPT里,我们见证了其APP从最初打开周围只找到5辆车,到一年后便足以能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发作的变化。

“Uber提供的是一个联系用户与车辆的平台。”这是Allen企图告诉所有人的第二句话。

Uber APP的价值在于其能以最高效、最便捷的方式让用户体验到定制化的用车服务。结合移动互联网和精准全球定位以及移动支付,Uber可以根据用户需求配置最近的车辆和司机,同时省略任何用户与司机之间电话通联、乃至事毕现金或扫码结算的所有环节。当你Uber订车时,大致价格就已经显示在手机客户端,司机的实名信息和车辆情况也会得以显示。

Allen强调Uber中国的合作伙伴均为有正规资质的当地租车企业,并不存在一些大众传媒所关注的“黑车”问题。而其安全性甚至比普通的出租车还要高,因为每辆车每位司机和每一次服务的数据Uber都尽在掌握,哪怕是用户不慎遗忘在车上的任何物品都不存在丢失的风险。

应该对Uber所能提供给中国用户的标准化服务有信心——想必这是Allen希望人们认可的第三个观点。

作为吐槽专业户,个人最关心的问题是:Uber到底打算怎样去搞掂目前自己散布在北上广深的合作伙伴,要知道,虽然一线城市租车公司数量庞大,但良莠不齐。都能提供Uber所需的中高档车型是不假,但司机的素质是千差万别的。

似乎Uber的做法也很简单,无非是:事前把关、事中监督、事后总结。签约前会对合作伙伴的司机专业化程度和车辆水准进行“严格”调查,必须达到Uber要求。用户每一次使用Uber APP,事毕均可一如淘宝般为服务打分评级;当然,司机也可以对用户打分评级。而后,这些数据都将沉淀到后台,Uber会根据用户反馈来不断改进提升服务。

所以,Uber只会把标准化流程交代给合作伙伴,随后再不会安排任何“自己人”去“抽查”其服务质量,而是把一切交给了用户反馈。至于如何“奖优惩劣”,似乎亦不在Uber考虑的范畴内。服务差的合作伙伴会随着用户差评的累积而退出Uber平台;而服务好的司机——事毕你想给他小费是你自己的事,但按Uber的流程,为你服务的司机绝对不该也不会向你开口要钱。它原本就是为了让你忽略现金而专注体验乘车服务而存在的。

Uber不是什么“颠覆者”,也做不了颠覆者。此为个人看法,但这一看法是在与Allen纠缠了20分钟的车轱辘问题之后形成的。

但凡提及易到或者嘀嘀快的乃至神州一嗨之类,Allen便会重申一遍Uber的“本土化”做法。团队本土化是首要的,如同在其它国家或地区一样,进入内地之前Uber花了气力调研,其中文APP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能使用。Uber要做的,仅仅是为用户提供私人定制租车服务而已,专注这一市场暂无其它野心。譬如深圳,目前有且仅有奥迪A6L一款车型供用户选择,因为它是这一市场上最主流的高档车型。

Uber对目前的商业模式和利润很满意。它的盈利来自于与合作伙伴的分成。由于Uber这一平台可以帮助租车公司充分的挖掘车辆和司机的潜力,高效配置其高档车的资源,客观上降低了它们养人养车的成本,所以它很快便赢得了租车公司的心。“此为双赢。”Allen认为Uber并没有打算和内地已有的各类租车平台一较高下的意思,仿佛他们只是想把这个自认为很酷的APP带到中国来玩。

至少在眼下,Uber还未感到水土不服。这一点,可以从Allen面对一众狗仔队时满不在乎的神色中看出来。新加坡、台北、香港一路走来,把人家炼成洞庭湖上的老麻雀,见惯了风浪。

这一底气或许来自所谓大数据吧。Allen举了两个例子来证明Uber的做法是很“中国”的。其一是根据入华试行6个月来累积的用户反馈,果断在Uber支付环节引入了支付宝(目前只有iOS版可用,安卓版据称立刻推出)。其二是在春节期间推出让人尖叫的独特体验——Uber LionDance,你下单订车,Uber会送来一支舞狮队为你祈福。前者据称是Uber发现许多内地用户并不惯用VISA或万事达信用卡;后者则估计是北美地区Uber叫车帮送冰淇淋送宠物的中国年文化营销。

虽然没有如同滴滴与快的那样互掐的补贴式圈地营销,但Uber显然考虑到了价格这一因素。虽无大肆宣传,但现阶段只要有用户获邀注册Uber并使用,邀请人和受邀者的Uber账户里都会多出100元来。而Uber中国的口号似乎是:买得起一杯拿铁,就能用得起Uber。据其内部人士表示,若以出租车价格体系为参照的话,每次定制Uber用车服务,相对同等距离同等时间的价格应在打的费用的2-2.5倍。对于鄙人吐槽Google地图在内地绝对比不上百度腾讯高德凯立德的疑问,Allen则表示Uber在考量跟一切本地“优秀企业”合作的可能——可是,作为接受了Google一大笔银子并协助估值的Uber,真的会把内地部分的地图服务和其他品牌捆绑么?说实话,我看悬。

毫无疑问的,Uber是家轻公司。整个Uber中国的人串在一起,恐怕还撑不起一家麦当劳地面店的业务来,它显然不打算以兵多将广取胜。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来,那些担心Uber在内地会折本的人恐怕是杞人忧天。统共就那么几个人几条枪,Uber北京甚至连张办公桌都没有便已经开张,APP研发维护全在其老巢——即使铩羽而归,又能损失多少?可万一这项目要是成了呢?

另外,想说说Uber Allen没有回答的几个问题。第一是Uber的数据,譬如目前内地累计有多少注册用户、究竟和多少租车公司开展合作包括财务数据等等。第二是Uber的股权结构,以及Uber中国是否会引入本地的资金搀和。在提及此问题时,个人主要是想看看Uber入华的主要目的是否集中在为其上市铺路,为资本市场提供关乎“中国概念”的想象力。遗憾的是,Allen不愿谈股权,而我面子薄,这问题没问出口。第三是Uber是否仅仅针对那些对价格不敏感的高端客户——Uber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你或许没有租用高档车的商务需求,但情人节里定制一辆奔驰来接老婆下班是很可以的。正如当天另一位参与Uber深圳发布会的传媒朋友所言:目前的Uber APP从下载到注册到使用完全可以满足部分人士对于仪式感的需求(他甚至私下建议Uber取消中文版而采用全英文,注册程序越繁琐越好),称得上是租车APP中的“装B利器”。

最后,要感谢Uber赠送的一件礼品——一个印有“UBER”的咖啡杯,希望多年后回望这一切时,Uber不会认为它落子内地是一个杯具。

作者微信私人定制mr3diary。专业吐槽12years+,信心所选品质保证。

金付通pos机

金付通官网

现代支付金大宝

金大宝pos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