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球视角看中国经济转型中国仍将是世界经济稳定之锚

发布时间:2021-01-21 14:05:48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全球视角看中国经济转型 中国仍将是世界经济“稳定之锚”

IMF亚太部副主任兼中国特派团团长马科斯·罗德劳尔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詹姆斯·多恩  5日,习近平主席参加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的G20峰会,这是他担任中国国家主席后首次亮相这一国际峰会。他掷地有声地告诉世人:“中国有条件有能力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为各国创造更广阔的市场和发展空间,为世界经济带来更多正面外溢效应。”  9日,李克强总理专门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署名文章,解答有关中国的改革会否“因为复杂的社会问题而脱轨”的疑虑。“我的回答是,我们的经济将会保持持续而健康的增长,中国将坚持走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  在最近一段时间内,“中国声音”受到国际社会极大关注。如同30年前的改革开放一样,在中国大力推动深化改革之时,世界也正在思考,该如何应对中国再改革对全球带来的新影响。  但至少现在看来,对于中国可能转入的经济增长“新常态”,全世界还缺乏足够的准备,不管是各国的决策者还是普通投资人。  华尔街大行美银对全球200多位基金经理进行的调查显示,直至8月份,“中国经济硬着陆”仍是各大机构最担心的威胁全球经济和市场的头号风险。  这样的疑虑也让不少投资人对中国资产避之不及。国际基金跟踪监测机构EPFR的统计则显示,截至8月底,离岸中国股票基金连续16周遭遇“失血”,期间海外投资人累计净撤资65亿美元。  中国经济能顺利实现软着陆吗?这是很多海外人士最想问的问题。  中国经济再快些?你们别想  整个7、8月份,中国经济都是全球市场乃至政界最受关注的话题。  7月15日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7.5%。尽管这一数据符合预期,但却是中国经济连续第二个季度增长放缓。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分别为7.9%和7.7%。  一时间,“中国恐惧症”的阴霾笼罩全球。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程度可能要比预期更为严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7月12日如是说。  不少西方发达国家也罕见地对中国经济状况发出警告,尽管这些经济体自身还深陷麻烦。  德国经济部7月初发布经济月报警告称,“来自中国的信号表明失去动能的程度比预期严重”,由此可能让德国企业失去一大支撑。  中国经济放缓,成为7月份两大国际会议的热门议题。不管是7月初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还是7月19日至20日在莫斯科召开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甚至于上周的G20峰会。  “没有人相信中国经济会硬着陆!”7月20日,在莫斯科出席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中国财长楼继伟答得很干脆。  而对于一些国家的财长在这次G20会议上希望“中国经济增速再快一些”、以支撑世界经济复苏的试探性提问,楼继伟的回答同样毫不含糊——“我告诉他们,你们别想,你们的功课需要自己完成。”  走向市场导向的资本配置  令国际上对中国经济担忧加重的,还有6月份上演的“钱荒”闹剧。  进入6月份后,中国银行体系开始出现“钱荒”,上海银行业同业隔夜拆借利率(Shibor)有史以来首次突破10%,最高达到13.44%。  在圈内人士看来,央行这是故意为之。  7月初,随着最紧张的时期过去,英国《金融时报》如此总结这场罕见的银行流动性危机:“这场‘钱荒’是由中国央行自己刻意引起的……中国央行已表示,它用这场‘钱荒’来告诫商业银行,迫使它们收敛过于迅猛的放贷,并改进流动性管理。”  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对上证报记者说,中国今年闹“钱荒”,实际上是中国经济更深层次问题的反映。过去几年,不管是“四万亿”还是其他促进经济的举措,最终都使得中国银行业信贷透支的程度越来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美国、欧洲和中国经济本身有任何风吹草动,就很容易被放大为银行或其他金融行业的危机。  中国仍将是世界经济“稳定之锚”  外部的不确定性不应该成为中国延缓国内经济改革的理由和借口,因为当前增长模式的脆弱性有增无减。  加速金融和结构性改革,对中国进步到一个新的增长路径乃至避免今后的严重经济滑坡,都是至关重要的。  近年来,中国的增长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稳定之锚”。这样的情况仍将继续,前提是中国加速推进金融和结构性改革,让经济进入新的增长模式,国内消费起到更大的作用,中国的强劲需求将支持全球主要贸易伙伴。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至今,世界经济已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一方面,美国经济温和复苏,美联储逐步迈向退出宽松政策;与此同时,新兴经济体却陷入了相对的弱势,近期一些新兴市场甚至因为热钱大量流出而出现危机征兆。  在当前的关键时期,中国新一届政府将如何推动经济在新的国际环境下成功转型?国际社会又将如何应对中国经济的改变?就此,上证报记者近日采访了两位国际专家——IMF亚太部副主任兼中国特派团团长马科斯·罗德劳尔(Markus Rodlauer)以及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詹姆斯·多恩(James A. Dorn).  上证报:在当前的特定国际经济环境下,中国如何才能成功地实现经济转型?您对此有何建议?  马科斯·罗德劳尔:依然不明朗的全球经济环境,毫无疑问会使中国经济转型的任务更加复杂。中国希望从对投资过度以来的模式转向更加以来国内消费的增长模式。然而,外部的不确定性不应该成为中国延缓国内经济改革的理由和借口,因为当前增长模式的脆弱性有增无减。  加速金融和结构性改革,对中国进步到一个新的增长路径乃至避免今后的严重经济滑坡,都是至关重要的。  在IMF前不久公布的针对中国的第四条款磋商报告中,IMF已经默认,随着经济向新增长模式调整,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速将出现放缓。  但是,这是一种值得做出的牺牲,因为随之而来的是更为持久和可持续的长期增长。  詹姆斯·多恩:中国需要更加透明,更加强调法治而非人治。当这些方面的情况得到进一步改善,中国才会形成真正的市场来帮助经济再平衡。改革也会面临阻力,比如一些大型国企、出口企业甚至是银行,都可能对改革不是那么热情。  上证报:对于世界其他经济体而言,在中国全面推动经济转型的同时,它们又该如何应对?  马科斯·罗德劳尔:中国经济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可持续的增长,无疑会有益于全球其他地区。这种益处很可能随着改革不断落实,在中长期内逐步体现出来。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更强的内部需求,将全面支持各贸易伙伴的出口。与此同时,中国维持更稳定和可持续的增长,也将有利于减少全球经济的“尾部风险”(tail risk,意思是可能性很小但现实存在的风险),为世界提供进一步的支持。  但在短到中期内,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可能给全球带来一定的外溢效应。不过,如果其他经济体特别是那些最具系统重要性的大型经济体能够实施各自必需的财政、金融和结构性改革,这样的负面冲击依然能够得到很好控制。  通过全球协调的方式来落实改革,将有效降低经济所面临的下行风险,在长期内极大提升全球产出。  詹姆斯·多恩:市场化的汇率和利率,将帮助自动重新调整中国经济走向更加基于国内消费和更少依赖政府投资的发展模式。同时,一个开放的资本市场将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并允许国内投资者通过投资海外来实现多元化投资。长期来看,全球经济将受益于中国资本更加有效率的配置。  上证报:中国经济正在减速,这一点毫无疑问。在您看来,中国经济增长未来还会降至多低?您认为什么样的增长速度对中国来说是合适的?您对中国经济的前景感到担忧吗?  马科斯·罗德劳尔:尽管全球经济依然疲弱和充满不确定性,但中国经济目前依然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增长,至少相比去年来说是如此。但是,中国对于信贷和投资的过度依赖,依然增加了经济增长的脆弱性。因此,经济转型仍远未完成,中国要取得更大的成功,需要进行更加坚决的新一轮全面改革。  中国政府已经宣布了经济改革的新方向,明确了今年的首要政策目标是促进增长再平衡和降低风险。如果中国能将这些计划成功落实到具体的政策和行动,中国将能够实现向更为平衡和和可持续的内需拉动增长路径的转型,并且这样的增长也是更加环保的。  詹姆斯·多恩:只要相关的改革落实,中国经济增长完全可以在6%至7%的区间。在我看来,中国发展得更好衡量标准,不仅仅是人均GDP。让老百姓获得在经济等方面的更大自由,将帮助中国进一步走向伟大和繁荣。  上证报:就管理经济而言,您认为中国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在哪?  马科斯·罗德劳尔:从国内层面来说,金融、地方政府和房地产领域的脆弱性有所增加。快速的金融创新使得风险也在增加,因为更多并没有被严厉监管到的实体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新增信贷,同时很多生息资产的隐含担保破坏了市场纪律。尽管中国有足够的资源和实力来应对即便是重大的冲击,但安全边际正在减少。继续在当前的道路上发展,将使得中国对于增长大幅下滑的风险异常脆弱,同时也可能给全球带来重大的负面溢出效应。  上证报:您怎么评价中国在当前国际经济环境下所扮演的角色?  马科斯·罗德劳尔:近年来,中国的增长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稳定之锚”。这样的情况仍将继续,前提是中国加速推进金融和结构性改革,让经济进入新的增长模式,国内消费起到更大的作用,中国的强劲需求支持全球主要贸易伙伴。  詹姆斯·多恩: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国能够在促进世界和平繁荣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前提是中国的领导人要继续推动改革。对中国来说,美国式的民主并不一定是必需的,但要减少政府的过多干预和提高法治透明度,却的的确确是迫在眉睫的。  “金砖之父”吉姆·奥尼尔:金砖国家的黄金时期并未结束  金砖国家整体增长情况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随着中国有意放慢经济增长步伐,中国在当前这个十年可能实现年均7.5%的经济增长。  未来几周、几个月中国的经济数据将格外引人关注。中国的商品零售数据很重要,特别是相对于工业产出的情况,可以此判断中国经济的“再平衡”情况如何。  新兴市场真的成为弃儿了?有人不这么看。  近日在北京接受上证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曾在12年前首创“金砖四国”概念而一举成名的前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表示,他并不认为金砖国家的黄金时期已经结束,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长只是较原来的高速放慢了。奥尼尔认为,金砖国家整体增长情况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在他看来,随着中国有意放慢经济增长步伐,中国在当前这个十年可能实现年均7.5%的经济增长。  金砖国家不可能永远高速增长  总体上,奥尼尔认为,并不能说金砖国家整体都在经历经济困境。巴西、印度可能的确在经历比较困难的时期,俄罗斯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但中国经济并不处于困境。“我预计,中国在这个十年的年均增长可能达到7.5%,到目前为止,中国经济在这个十年的前两年增长了8.4%,所以,中国在这个十年开始阶段的增长速度其实是超出我的预期的。”  金砖国家的庞大经济规模,也是奥尼尔看好这一特殊群体的一大原因,用他的话说,这就好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奥尼尔表示,目前金砖国家的经济总量是15万亿美元左右,到2015年,金砖国家的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所以,即便金砖国家经济增长降温,其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仍在不断增强。例如,在2011年,金砖国家的GDP增量为2.3万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意大利一国的经济总量。换句话说,金砖国家一年能创造出一个意大利!所以,即便金砖国家增长在放慢,其经济规模依然是庞大的。”  一些人认为,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深度转型期,金砖国家的黄金时期可能已经结束。不过,奥尼尔并不这么看。  “我认为没有。取决于你怎么看。”奥尼尔说。如果说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俄罗斯经济的飞速增长时期可能已经过去,但印度可能没有。  热钱出逃无碍新兴市场长期前景  以善于发掘新机会而著称的奥尼尔指出,其实,很多新兴经济体的增长还很强劲,比如尼日利亚的增长势头就很好,许多非洲的其他国家增长势头也都不错。  奥尼尔指出,考虑到中国经济的较大权重,IMF下调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前景,很大程度上其实也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使然。  举例来说,自从2010年底以来,中国在过去两年间创造出了一个印度的经济量。所以,中国相对于整个新兴经济体的比重来说是巨大的。  对于最近热钱出逃冲击新兴市场,奥尼尔与多数人的看法不同,他依然较为乐观。  “我认为这是个非常短期的风险和问题。”奥尼尔说。长远来看,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前景取决于其自身。比如,如果中国经济到2025年达到美国的经济总量,这与美联储的政策无关,而是取决于中国自身的经济发展。  “未来六个月,特别是就市场而言,我预计资本流动会与美联储的政策作为密切相关,但从长期来看,这两者并无太大关联。”  对当下中国经济“有些困惑”  谈到中国经济,奥尼尔坦承,现在的中国让他“稍稍有些困惑”。  “我想,中国政府试图在同时做太多的事情,有些过多。”奥尼尔对上证报记者说。  奥尼尔表示,控制房地产上涨,打击腐败浪费,大幅提高工资,允许人民币继续升值以及打击影子银行系统,所有这些因素叠加在一块,使得中国经济的增长放慢。他认为,尽管从长期来看,这些都可能是对中国非常有利的举措,但短期而言,这让市场对中国经济产生了担忧,因为人们对于中国经济过去30年来超过10%的高速增长已经“上瘾”,在很多海外投资人和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经济就应该一直保持着10%以上的高增长。所以当中国经济增长放慢,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并由此产生了很多担忧。  “我想,未来几周、几个月中国的经济数据将格外引人关注。”奥尼尔说。他比较看重的一项数据,是中国的商品零售数据,特别是相对于工业产出的情况。他一直跟踪这方面的数据,以判断中国经济的“再平衡”情况如何。  奥尼尔指出,相对于工业产出,中国需要有较快的零售增长,对于全球来说,这甚至比中国GDP的高增速更加重要。“如果这一比例在上升,那么对中国来说,可能说明当局很好地应对了政策上的挑战;但如果不是这样,我可能会稍稍有些担忧。”  就最近的数据来说,奥尼尔认为不是那么好,不如农历新年前。他认为,这可能与中国打击腐败浪费的行动有关。  不过,奥尼尔并不认为中国经济现在处在困难时期。他表示,中国经济只是放慢了,因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希望如此。问题在于市场依然认为中国经济还处在年增长10%的时期,所以,投资人需要为中国经济的“新常态”做好准备。中国经济在这个十年可能每年增长7%至7.5%,市场必须逐步适应这样的新状况。  未来五年中国A股前景光明  作为前高盛资产管理公司的主席,奥尼尔对资本市场也有他独到的见解。对于中国A股市场,奥尼尔也表达了他的看法。  “说实话,中国A股我并不懂,有谁真的很懂A股么?”奥尼尔幽默地说。他还举了“欧洲股神”安东尼·波顿的例子,后者前不久宣布将不再执掌3年前一手创立的离岸中国股票基金。  奥尼尔笑称,当他几个月前从高盛退休时,他在一张黄色的小贴纸上写下了“安东尼·波顿”的名字。因为不少人鼓动他离职后去成立一只投资中国股市的基金,奥尼尔当时给他们的回答就是——“安东尼·波顿”。  “要知道,安东尼是个天才,是个神话,但即便如此,他好像也搞不懂中国A股,不得不匆匆收手。”奥尼尔说。  玩笑归玩笑,奥尼尔认为,中国A股之所以近年来表现不佳,主要原因在于A股指数主要是由一些反映过去“旧”中国的公司所构成。“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加转向一个‘新’的中国,更加注重增长的质量而非数量。”奥尼尔表示,现阶段做一个中国A股的指数投资人士是很危险的事情,因为未来的“新中国”的股票赢家,可能与以往的“旧中国”时期的赢家完全不同。  和之前多次采访时一样,奥尼尔坚定看好中国消费相关的股票,他表示,“买入这些股票不会错”。“换句话说,接下来我看好中国在消费些什么,而不是在制造些什么,比如重工业,我就建议投资人远离这些行业。”  即便考虑到中国经济转型的因素,奥尼尔认为,未来五年中国A股的前景依然会非常好,这一点毫无疑问。“相比已经不再便宜的美股,我更建议接下来投资欧洲、中国等。”  奥尼尔表示,相信中国会是全球下一个最大的投资热点。如果中国能在这个十年实现年均7.5%的经济增长,中国的A股市场会有机会给投资人带来惊喜,出现大幅上涨。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