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酸奶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半脸之失踪的孩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8:32 阅读: 来源:酸奶机厂家

“村长,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吗?”我看着一个约有五十来岁的男人说道。

“云先生,您先喝茶。”说着,村长将面前刚泡好一杯热茶推到我的面前。

我叫钟云诚,博士毕业,学的是医学专业。我现在是个云游者,家父去世的早,给我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在我博士毕业后就继承可以带财产。这次财产足够让我挥霍一生。

我喜欢云游,一有空就向那种偏僻的山村,或者地域去旅行,说是旅行,其实哪次都是探险。经历的事情多了,我的见识也就广了,灵异事件,更是数不胜数。因为冒险习惯了,所以,我有了一个爱好,在冒险中,收集鬼故事!有的是我经历的,有的,是我在冒险路上收集的。

几天前,我到了这个村子,这个村子,几乎与世隔绝,离这最近的县城,都要有上百里的路,但是,这山水都比外面的城市要好的多,甚至,在村子外,还有一片原始森林。很适宜人居住啊!

我看着村长满脸的卑躬屈膝,心中不禁的有些嘀咕,毕竟像这种村子的村长,都是众人之上,若非真有难事是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

我问村长:“出了什么事?您放心只要我能帮的上忙的,就一定尽全力帮您。”

我有一个良好的习惯,就是爱管闲事,没有办法,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是我们钟馗一族优良品质。

村长见我如此爽快,也不矫情,直接进去了正题,他用他苍老,而又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有一个儿子,我这个儿子吧从小就听话,很讨人喜欢,家里的人也很照顾他,他一直在我们的关照按下成长,家里人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但是,就在前几天,他却突然的失踪了!

当时我们没有在意毕竟他也十七八了,我和老伴以为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出去玩了,贪玩,忘了回家的时间,可是直到晚上十点,他依然没有回家,我和老伴有些坐不住了。

我和老伴分头去找和他要好的朋友家,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他那几个朋友,也没在家,也是出去没有回来。

当时我和老伴放下了心,可是,直到第二天我儿子还是没有回来,我和老伴感到了事情严重性,开始坐立不安,我们准备出门去找人,让其余人帮忙找,本来吧就是个失踪的事件,用不着请您,可是,当我们寻找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候,我们村的冰窖那边出了事了,听到了这个消息,我吓了一跳。他们说,冰窖出现了女尸。

要知道,冰窖的钥匙只有一把,就在我儿子的手里!我很害怕,万一我的儿子也在冰窖怎么办?那不被冻死了?

当时我立刻赶到了冰窖,我查看了那个女尸,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个女的,只有半张脸!另外一半,不知怎的好像是被割下来一样,被放在了女尸不远处的一个白菜堆里。

我当时很惊讶,因为,她的半张被割去脸上,和那半张脸皮上,都爬满了蛆虫,早知道,冰窖的温度,可是零下好几度,足足能冻死人!那蛆虫是如何活下来的?

况且冰窖的钥匙只有我儿子有,别人没有,而这尸体,很明显是前几天死的,而那时候,我儿子还在外地上学呢!他是放暑假才回来的。”说着,在村长的脸上,我看出恐惧。

他喝了口茶,缓定了自己的神情,继续说道:“本来这半脸女尸,和我儿子失踪可能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是,这半脸,让我想起了一个典故,不知您听过吗?”

听了他的话,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村长见我摇头,说道:“那您就听我给您讲一讲吧。”

不知为何,在村长看见我摇头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可能是喝茶添茶末吧,反正,他刚才,很让我皱眉。

村长苍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我确实很被吸引。因为我又可以得到一个故事了。

村长说:“将死之人,如若身有怨气,并且割下自己的一半脸,喂给恶魔,亦或是什么蛊虫,便可化身厉鬼,杀人平怨!”

说到这,村长的脸上,又露出了恐慌,端着茶的手,也在不住的抖动,里面的茶水也溅在桌面上。

我看着村长的失态,便问他:“您是怕儿子晚上外出,回来的时候,被厉鬼,哦,也就是那个半脸女尸给杀了?”

村长放下端着茶杯,握住我的手,一脸诚恳的看着我说:“云先生,我知道您是天师钟馗的后裔,一定也有一些捉鬼驱邪的本事,如果您肯出手,那您就是我们全村人的恩人啊!”边说话,他的双手边剧烈的谣着我的手,差点就跪在我的面前了。

我有点不知所措,连忙说道人:“您儿子失踪多久了?还有那具女尸,报警了吗?”

村长摇了摇头,抓住我的手也松开了,一脸沮丧的说:“没有,没有报警,我们这离这最近的县城也有上百里的路程,所以就没有报警。而我的儿子,已经失踪快十几天了!”说着,他大声的哭了起来,嘴里还不断的叫着“我苦命的孩子啊”

我看着村长这幅样子,心中有些不忍,对着他说:“村长,您放心,我一定会帮您找到你儿子的!”

村长听了我的话,连忙擦了擦眼泪,一脸深明大义,对我说:“真的?可是,重点不是孩子,而是我的村民们!我害怕那个女尸,要屠村啊!”

看到村长这一复样子,我有些对他的深明大义感到,一种高兴,毕竟现在这种顾大局的村长,很少见了。

“那您能带我去你儿子另外几个朋友家吗?我想了解了解情况。毕竟可能会有线索。”我看着村长说

村长点了点头,带着我向门外走去。

这里整个村子,都是泥培房,没有丝毫的现代气息,反而有一股浓厚的古风古韵。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